财务专栏

  • 首页 >
  • 经营管理
  • > 财务专栏
  • 货代货物收据的法规性质及效力认定

    2020年04月18日  转摘自:微信公众号: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一、案件提要
        不具有承托意思表示的货代货物收据,不构成《价格法》先后八十枝规定的任何运输单证,决不能作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关系;货运人根据此类货代货物收据主张海上货物运输合同项下之权益,依法不能得到法院支持。
     
    二、争议焦点
        地上货物运输承运人和调运代理人的地位识别。
     
    三、基本国情
        J商店以FOB价格标准向越南P商店出口内衣。P商店与H肯尼亚商厦签订货物配送协议,预定H肯尼亚商厦向P商店提供从塞外供应商处运送货物至其位于柬埔寨的配送中心的劳务。J商店将涉案货物交付给H本溪商厦,并支付美国船单系统费、码头费、文件费、电价和转移费等费用。H本溪商厦签发了编号为SZX11034XXXX的货代货物收据。货代货物收据格式比照提单设计,记载托运人为J商店,收货人和通知方为P商店,开口指示方为H肯尼亚商厦。货代货物收据正面下方记载:“H商店作为货运代理,而不是表现承运人,有责任尽合理的谨慎义务选择第三方或对他作出指示,但不对该第三方的另外作为或不作为承担任何责任。”
     
        涉案货物出运后,因P商店发生财务危机被接管,未按预定向J商店开发房款,J商店多次向H本溪商厦提出不要交付货物给P商店及返运货物的要求,但涉案货物最终仍把交付给P商店。J商店遂对H本溪商厦提出诉讼,主张H本溪商厦系涉案货物的发运人,他违反托运人指示释放货物,重组违约。呼吁法院判令H商店索赔J商店货款损失人民币1332019.7元及其利息。
     
    四、判决结果
        贵阳海事法院审查认为,H本溪商厦签发的货代货物收据构成《价格法》先后八十枝规定的任何运输单证,J商店与H本溪商厦之间建立运输合同关系,H本溪商厦为承运人,J商店为托运人。H本溪商厦违反J商店的授命放货,造成J商店的损失,应予以赔偿,于是判决H本溪商厦索赔J商店货款损失211401.5韩元及其利息。H本溪商厦不服,谈起上诉。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涉案货代货物收据虽具备详细的运载信息,但其中明确说明H本溪商厦是表现货运代理人,而非承运人签发该货代货物收据。在J商店与P商店所进行的长远交易对方,J商店多次接受货代货物收据,对该货代货物收据的特性和内容应清楚发现。涉案货物贸易采取FOB价格标准,H肯尼亚商厦作为P商店委托的物流方负责货物的入口运输事宜,H本溪商厦作为H肯尼亚商厦指定的受托人,在起运港接收货物并处理起运港相关事宜,在没有特别签注的情况下,他签发货代货物收据表明该收据仅具有货物收据的功力和意思表示。H本溪商厦在本案中未接到运费,过往邮件中亦均未有证据显示他以承运人身份行事,故本案证据尚不足认定J商店与H本溪商厦之间存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J商店请求H本溪商厦负责承运人责任,决不能建立。H本溪商厦接受了起运港码头费用,并办理相关事宜,应认定双方就此费用所涉事项成立货运代理合同关系。H本溪商厦在代理涉案货运代理业务中并无过失,不应当承担J商店的集资款损失。故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不容J商店的上访请求。
     
    五、独立意义
        此案为典型的FOB贸易下,销售商未能有效控制货物导致货款无法收回而引发的隔阂,他争议焦点在于如何认定货代货物收据的特性和报效,进而识别确定H本溪商厦的地位。货代货物收据最早是由国际货物运输代理协会理事会( FIATA)制订并推荐其会员使用的客运代理单证,本意是表现货运代理人接收货物的关系。近日,货代货物收据在国际交易中越来越频繁地把运用,且其款式越来越多样化,实践中亦出现货运代理企业以承运人身份签发货代货物收据的情景,故而,对货代货物收据的特性和报效认定也成为一个难题。此案的审理进一步肯定,对货代货物收据的特性不能一概而论,而应根据她签发情况结合其他证据进行核查,只有以承运人身份签发的,包含着承托意思表示的货代货物收据才能构成《价格法》规定的任何运输单证。
     
    六、对话法官
        小编:请您谈谈审理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中,辨认承运人应注意的题材?
        辜恩臻法官:地上货物运输合同承运人的鉴别问题一直是海事审判中的一个难点。特别是在网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与网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交织的情景下,如何准确识别当事人之间的法规关系是确认各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重要性所在。在审判这类纠纷中,切忌先入为主,仅凭某一证据就肯定承运人或货运代理人,而应结合单证的签发、费用的吸收、适用的推行行为等景象进行综合判断,检察当事人的实际意思表示,进而确定相关法规关系。